临汾信息港

当前位置:

托腮

2019/07/13 来源:临汾信息港

导读

一束阳光照到我的课本上,落笔皆成影。窗外的雪尚未融化,窗内的我触摸到了阳光,在这个早夭的秋天,我触摸到了春天的温暖。这个忧伤的下午变得明媚、

一束阳光照到我的课本上,落笔皆成影。窗外的雪尚未融化,窗内的我触摸到了阳光,在这个早夭的秋天,我触摸到了春天的温暖。这个忧伤的下午变得明媚、变得恬淡,让我忍不住想小憩一会儿,然后,在梦中走向回家的路。当然,政治老师不会允许我这么做,他不允许明媚的阳光把我走在回家路上时映下的影子拉得明媚、拉得颀长……此时此刻,我想到了很多,阳光成了我思绪的伴奏,老师的讲课声成了噪音。不经意间,我谩骂了一句,原来是老师挡住了这明媚的光线。我重新变得忧伤,因为在夜晚,没有明媚、没有阳光。晚自习下课铃声敲响,老师走开了,忧伤的月光照到我的课本上,落笔,还是原来停顿的地方……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好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