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广州越秀公园古城墙施工单位被指无资质图

2018-10-29 12:05:38

广州越秀公园古城墙施工单位被指无资质(图)

越秀公园古城墙修缮现场,墙体还未开始施工。黎旭阳摄  越秀公园古城墙修缮现场,墙体还未开始施工。黎旭阳摄  省文物局站发函称不认可招标结果 古城墙修缮遇难题  ●中标单位未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  ●城墙上的树木去留未取得一致意见  本报讯 两年前,广州越秀公园明代古城墙修缮工程提出修缮方案。近一个多月,越秀公园西门古城墙周边围蔽,内部开始施工。不过,昨日获悉,因中标单位未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加之对城墙上的树木去留未取得一致意见,城墙本体并未开始修缮。  现场:  古城墙墙体未见施工  昨日走访越秀公园古城墙发现,从公园西门直上100米,镇海路右侧的上山路径已被围蔽栏封住。山上的古城墙历经风吹日晒,部分城墙虽然大致轮廓完整,但墙体破破烂烂,有些地方还出现了很深的裂缝,不少砖块已碎裂,墙体上杂草丛生,长了许多青苔。沿镇南路下山,道路北侧的城墙墙体破损更加严重,几棵老树的根部已嵌入墙体。  围蔽栏上展示了由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设计的规划图。规划图中显示了目前古城墙现存的东段、中段及西段3个部分。其余图片则显示,修复完成后,将形成“踏寻-凭吊-跨越”的三大路径。  据了解,现存越秀山古城墙长约1179米,除镇海楼东西两侧约209米城墙基本保存完好外,其他城墙均亟待修缮。此次修缮工程包括重砌城墙2400立方米,修缮面积约5000平方米的园林景观配套工程和环境整治工程。  昨天,现场的工人正在城墙旁铺设地砖,靠近西门处,工人还紧挨着城墙搭建起了脚手架。但是并未有工人直接对古城墙墙体施工。  疑点:  施工者无文物保护资质  根据围蔽栏上的展板信息,越秀山古城墙修缮工程西段已于5月22日开工。但为何开工了近两个月,还未修缮墙体?省文物局站上的一封发给广州市文广新局的复函也许说明了问题。  这封名为《关于广州古城墙(越秀山段)保护与修缮工程施工单位问题的复函》于今年6月20日发出。  该复函称:“广州古城墙(越秀山段)保护与修缮工程为文物保护工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文物保护工程管理办法》的有关规定,应由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的单位承担。目前确定的中标单位未取得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我厅不认可此招标结果,不同意广州古城墙(越秀山段)保护与修缮工程由此单位承接及转包。”  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告诉,之所以到目前他们都不敢动城墙,就是因为不具备文物保护工程资质证书。现在尽管已围蔽施工,但那也只是外围工程。  主要负责墙体本体修复设计工作的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郑力鹏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至于为何会出现无文物保护工程资质的施工单位,又该如何解决,目前尚不得而知。  争议  城墙上的树该不该留?  古城墙上长了不少树,也成为拖慢工期的重要因素。郑力鹏说:“这些树究竟该移走,还是保留,至今未达成一致意见。”  郑力鹏说,修复古城墙工程直接涉及45棵树,他们当初做设计方案时提出争取保留8棵,其余全部移走,但园林局不同意该方案。  “许多专家的意见是,树与城墙必须有取舍,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郑力鹏说,“城墙有600多年历史,如果保留这些树,树木的生长会危及文物的安全,长此以往会破坏墙体。两害相权取其轻,为了保护墙体,只好忍痛割爱,将树移走。”  郑力鹏说,园林局认为,砍树必须遵照《广州市绿化条例》,但他认为,文物保护应该遵守《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法》的效力大于《广州市绿化条例》,因此树与墙相比,应舍前者保后者。  但前述知情人士则说,有关部门已经就树的去留问题征询了专家意见。“有些树并不一定会对墙造成损害,有的树已经成为城墙的一道景观,而且对城墙还起到稳固作用。专家认为,树该不该保留,要根据专家意见审慎决定。”  昨日也就相关问题向广州市林业和园林局提出采访申请,但对方尚未答复。(林霞虹)

嘉天汇
元垄城
印象花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