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2014年9月下半月选录法治新报今日声音

2018-11-05 09:45:06

2014年9月下半月选录(《法治新报·今日声音》)

2014年9月下半月选录(《法治新报·今日声音》)

2014年9月下半月选录(《法治新报·今日声音》)

王庆同

作家的良心

张贤亮先生走了。笔者的里有关于他的铺天盖地的信息,宁夏媒体也发了“张贤亮同志治丧委员会”的“讣告”。

张贤亮对宁夏文学事业乃至宁夏经济社会发展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是宁夏的不可多得的“亮点”、“名片”,同时又是超出宁夏的重要人物。因为他的文学作品、“实体作品”(镇北堡影视城)在全国乃至全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真是“天下谁人不识君”啊!

张贤亮文学上的贡献,主要要质量上(当然数量也可观)。他是全面、深刻、如实描绘“文革”内乱,以及此前上世纪50年代后半期“左”的政策,“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用文学语言指出改革开放之由是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有良心的不多的作家之一。是以自己的专业推动历史列车疾驶的人物。他塑造的文学人物形象,绝大多数是活生生的,呼之欲出。

历史的民族的乳汁,这已经是社会的共识。张贤亮把中国现代史无法回避的那一段以文学形式留了下来,这是他的历史性贡献。张贤亮文学作品贯穿着这个主题,那是十分明显的。

张贤亮先生的“实体作品”(镇北堡影视城)具有人文含量:复古而不泥古,是古为今用。他用聪明才智把一个烂城堡改造成知名旅游胜地,非常人能为也。

张贤亮曾说,他近年没有发表重要作品,不等于不在写作品。笔者曾期待看他新的重要作品。现在他走了,新的重要作品是否留下了,我想会有个答案。

张贤亮当然不是完人,他的毛病不用“挑”,都明摆着。但看一个作家,主要看他的作品,看他的创作倾向。再说,这个世界谁是完人?

(2014.9.29.)

时代的回声

9月29日《宁夏》、《新消息报》、《法治新报》、《银川晚报》、宁夏、银川等宁夏媒体,对张贤亮先生逝世都有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反馈,其中,《新消息报》除封面刊张先生大幅画像,还做了12个专版,多方面反映张先生留给世人的印象和感慨;《银川晚报》也做了3个版,其中有一个版叫《他的书,影响了一代人》。而笔者的里,更有几位朋友坦言,在其青春年代就受张贤亮的影响,至今印象深刻。

一位文化人逝世引起那么大的反响,必有原因。靠卖弄小聪明、文字技巧,或弄点赶时髦的小玩艺儿,不会是这样。靠色情、淫秽吗?客观、公正的读者会发现,张贤亮的文字没有色情不淫秽,也不猥琐。他自己说是在“玩”,是“玩世不恭”吗?当然不是。有时看起来有点“油”,但他对自然、社会、人类和历史的思考是很严肃的。好似在挑战主流,其实他对政策底线是尊重的。特别是他对“左”的政策、对“文革”的批判比一般的作家深刻,深刻到透视人的血液、骨髓,深刻到早就关注制度层面上的某些问题。他对改革开放的理解和拥护具有历史高度。当然,他运用文学语言来表达这一切。如果你用政治语言去诠释,那就说不清。我们当然可以剖析一个作家的创作倾向,但如果一段一段地做“政治上纲”,并不妥当。当年他的《大风歌》是怎么成为“罪证”的,这个史实过去并不遥远。

有人说张贤亮是个有争议的人物,笔者以为原因在此。

张先生逝世引起较大的反响,是人们对他关注时代前进方向的热情的回应,是时代的回声。

(2014.9.30.)

(以上均在原发表稿件的基础上有所补充、修改)

滑模摊铺机
TCM叉车
钢丝卡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