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快速路上现男尸5碾压车主被判平均担责社会

2018-11-05 09:27:03

快速路上现男尸 5碾压车主被判平均担责_社会_中心_沈阳

这是发生在2012年的一起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在晚上8时30分许,年约35岁的男子胡某被人发现时,已经死在了华南快速干线一期南行约10公里处的车道上。

交警部门无法查清胡某是如何进入封闭的快速路,但发现胡某身上有被车辆多次碾压的痕迹。事故现场有5辆小车因事故停靠,5名司机均承认他们的车都碾压过胡某。警方查到,5辆车底盘处均有刮痕和血迹,但5辆车车头均无明显碰撞人体的迹象。

在此情况下,海珠区法院根据举证分配,认为5名车主没有证据证明胡某被碾压前已经死亡,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故法院推定胡某是被5辆车碰撞碾压之后,才死亡。

法院认为,目前的证据无法证明到底是那一辆车先碰撞碾压到胡某,也无法判断胡某在那一辆车碾压过后是死是活,故根据《侵权法》相关条款规定,要求5名车主平均承担,并各负连带。

法院还认为,事发路段属于开阔的快速公路,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理应保持高度注意力,密切谨慎关注路面情况。显然在本案中,5名司机没有做到这一点。另外,行人不得进入快速公路,胡某作为一个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人,无故闯入处于封闭管理的高速公路,本身也具有严重过错。法院终判决由车主们承担70%的,胡某自行承担30%的。

该案的二审法官张筱锴告诉,这样的认定并不是“和稀泥”,而这种认定也只是出现在民事关系中。“高速路上每辆车的撞击都足以致死。”他提出,涉案5辆车的接连撞击行为可视之为数人侵权,相当于等价因果关系。

现实生活中,也曾发生过,被害人被从天而降的物事砸伤,甚至死亡,却无法找到侵权人,将整栋楼的住户都告上了法庭,要求赔偿。而由于并无明文规定,全国各地法院的判决也不尽相同,查阅发现,在早期,有的法院是判决被害人败诉,有的法院是判决物业赔偿,如今已开始有法院判决全楼住户平均赔偿。

张筱锴认为,像高空抛物这种案件,如果找不到侵权人,全楼住户赔偿未尝不可。其认为,在这类赔偿案件中,被告住户们承担的是民事,在民事法律范畴内,更倾向于对被害人即弱者的保护。

不过,对于被害人来说,其所需要承担的也不少,比如要找齐一楼住户,难度就挺大;同时,在被高空抛物伤害的当场,就要注意及时报警,并保留现场证据,以足以证明自己是被所指证楼宇的抛物所伤害。

另外,张筱锴提醒,一般法院在判决时,一旦认为应该给予民事赔偿,一般都会足额赔偿,因此被害人应注意收集齐全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相关单据,并注意其合法性。

生活中,这样的事并不少见,比如,此前令人倍感惋惜的一起车祸事件:感动中国的丛飞遗孀——邢丹,在高速路上行车时,被路边扔来的泥块砸中,引发车祸致死。警方查明,是3名不到20岁的男子,因无聊用混凝土石块砸过往车辆,导致车祸发生。

在该案中,法院查明,其中阿良扔出石块砸中了邢丹,因此其被判承担主要,而另两名同伙扔出的石块虽然并未砸中邢丹,但亦因共同实施危险行为被判刑。

同样的情形还出现在群殴中。比如一群人殴打一名被害人,如果被害人致命伤系刀伤的话,又未能查明具体是那把刀所伤,则所有持刀参与殴打的被告人,都要共同承担以刀伤人的后果。

现在问题来了:当处于上述混战中,如何让被“连累”的自己脱身?张筱锴提醒,在类似群殴的致人伤害案件中,如果有多人同时动手,自己没有动手甚至有劝阻行为,一般可以通过其他人的证言来证明,当然也应主动陈述自己的主观意图,以及到底做了些什么,比如只是踢了被害人的非要害部位,或者只打了一两下,等等。基本上,总的原则是,根据过错大小来确定承担。

另外,这里还要注意分两种情况,即有共同故意和无共同故意之分。比如,如果在动手之前,多人有共同的预谋合意,即使不是造成主要伤害的人,恐怕也得承担民事连带赔偿;但是,如果没有共同故意,而是过失,那么就只能按照各方过失大小或者原因比例来分担。

SMT贴片加工
大棚遮阳
重庆企业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